钟繇大佬的字真是太好看了

我是哪一个的金世安

  
  
  金先生站在春华班戏台的边上,看见台上八十年后的白杨演着八十年前的白露生
  
  如叹如诉的昆曲哼吟,和着呜咽的箫声,婉婉转转地响在背景里
  
  他瞧着台上的金先生抚过白露生的脸,陷进回忆里的独白缓缓地颤了起来。
  
  台上的戏词念到结尾,背景的奏乐陡然高昂起来,吟哦的人声似断非断地歌着泣着
  
  白露生与白杨的声音交错着回响,一个悲戚,一个娇憨
  
  “我是哪一个的金世安”

…………靠啊被这一期虐得要死…………
好cv加上神后期,只有声音便是戏

http://www.missevan.com/sound/469307

有大半年心思都好像没沉下来了
肝游戏刷小说快感是有但是
始终都不踏实
脚落不到实处
有许多该做的事
梦想了很多年的事
居然是因为这种原因而被搁置
如果不是还能坚持着写写小说
我可能现在已经是个被愧疚感踩在脚底时时刻刻都抬不起头的废人了
据说,改变自己最好的方式
就是重新养成一个好的习惯
我打算每天都做一件能让自己平心静气的事情
从今天开始吧
有时候手写
有时候手绘
好听的歌好看的书好玩的事
想表达的心情想炫耀的事物想丢掉的包袱
如果因为懒因为贪玩而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废物
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现在的自己

【双叶】生日车

对话流*

叶秋[别扭脸]:给你。
叶修[盯着电脑]:什么?
叶秋[瞪叶修侧脸]:你要不要?
叶修[盯着电脑]:放那吧。
叶秋[怒火]:叶!修!!
叶修[一脸无奈地搁下鼠标拿下耳机][伸手接过]:好好好,我要我要,可以了吧?
叶秋[没走,仍然站那看叶修]:……
叶修[接过后想把东西往旁边放][看叶秋还没走]:……让我现在看?
叶秋[把眼睛挪到一边]:……嗯。
叶修[拆礼物中][一脸“看哥多宠你”]:真是长不大啊……诶,今天我生日?
叶秋[鼓着脸][小小声]:生日快乐,哥。
叶修[凑上去啾一口]:嗯,真乖
叶秋[脸通红地跑了]:叶修你个老不修!

拣尽寒枝不肯栖:

关于这件事的最后一条。
记住了吗?
有空别理所谓官方。
有钱去买免费午餐,或打给虫爹。
爱所有的小天使~

阿呱:

写的真好!希望大家能认真看完!有微博的小伙伴也去微博扩散一下吧!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这是一枚听到戳戳要来探班兴奋得头发都飞起来的小王几hhh

执障(完结)

BGM:SOARA《旅立ちのエール》

  漫展很平淡地过去了。
  国庆过去之后,渐浓的秋天气息也越来越容易被人们所察觉,出门在外穿的t恤换了长袖,卫衣外还要再加一件外套。
  执明在有一天路过一家商店的橱窗时看中了一条黑白条纹的围巾,莫名其妙地买了下来,又鬼使神差地假借中秋礼物的名义送给了慕容离。
  第二天早上他就看见慕容离围上了。
  还为此高兴了好一会。
  两个人像是有了什么心照不宣的秘密一般,平日里的交流还是像往常一般,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上课被提问会帮忙打掩护,偶尔去秘密基地参与一群人的小小茶话会……只是避免对视,避免谈心,避免任何有可能使这种平衡打破的任何举动。
  ……
  “中午的糖醋排骨很好吃啊。”
  “嗯,可惜阿姨做得太多了最后都没有吃完。”
  “对啊,不过我已经饱得再也吃不下去了,啊……好撑……”
  ……
  “阿嚏!阿嚏!”
  “……喏,先喝了这杯感冒灵吧。”
  “呼!谢了啊……昨天晚上睡觉又不小心把被子踢下去了啊……啊嚏!”
  ……
  “啊——终——于——做完了~好困,我回房间睡了啊!”
  “睡前记得把被子角掖好。”
  “放心啦!我知道的~”
  ……
  习以为常的,绝对安全的对话。
  但在这些对话下,跳动的又是怎样的一颗心脏呢?
  或者说,偶尔在课桌底下牵在一起的手指,是什么意思呢?
  时间像飞梭一般地转动着,几个月的时间在回忆中变成走马灯上转动的影像,白雪纷纷扬扬地落下,将这城市粉饰成一个表面平静的白色世界。
  年关将近,在外面逍遥了一整年的执明父母终于回了一趟家,执明的母亲见到慕容离的第一句话竟然和执明第一次见到慕容离时说的一模一样:“你长的真好看!”
  慕容离准备好的一腔“阿姨好”“阿姨坐飞机累了吧”之类的话瞬间都被掐死在了肚子里。
  执明父母也不过在家呆过了十多天,守过除夕,等过初七,连元宵都不等就又飞回了美国。
  “他们本来就是这样啊。”在机场外看着飞机从天空中划过的时候,执明没回头地这样回答慕容离。
  慕容离忽然意识到,那么开朗那么阳光的执明,心里其实也有着独属于他的难过与惆怅。
  只是都被藏得好好的罢了。
  元宵节的灯会,整个城市都欢喜起来的夜晚,不知是谁先绕进在灯光照不到的昏暗小巷里,也不知是谁先贴上对方献上唇舌,交换第一次的亲吻。
  谁都没有道明心意,昏暗中只有先后响起的彼此的声音——
  “等我……”
  “……我等你。”
  暗示明示的五个字,预订的心意和结局,只不过是在等时间给一个契机。
  高三毕业的同学聚会上,抛却了学习压力的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喝酒起哄搞事情,小游戏里不小心输掉的执明和慕容离,被一帮平时隐藏至深的的腐女起着哄玩pocky饼干的梗,要多忍耐多克制才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真的唇舌交叠。
  大一大二大三,没有考进同一个学校但却同在一个城市的两个人,有规律的见面,依然是日常到不能更日常的对话,平淡到不能更平淡的相处,最后止歇于一个欲求不满的亲吻。
  彼此都熟知对方的忍耐,熟知对方的煎熬,但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纸。
  还没到时候,还不可以。
  直到——
  九月份的有一天,慕容离主动打电话约他出去,从车水马龙喧嚣着的路口,步行着走进这城市的某个小区,掏了钥匙开门进去的慕容离,笑着拿出另外一把钥匙,很认真地对执明说:“谢谢你等我,这么多年。”
  那一定是执明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了。

【The End】

————-——

——-----————

可能会有宝宝认为我还是烂尾了吧……但是这真的是我最喜欢的文风,以及最快的的结局方式了,带有一点意识流的味道,只是可能时间跨度大了点,没有更详细的过程真的抱歉,但我想我真的没有精力了

QQ群的群号,616380354敲门砖:松陵散人,好歹陪我写完了这一个故事呢,有兴趣的就加一下吧



执障(二十)

  时间似乎有片刻的定格。
  执明的手还握着眼线笔悬在慕容离的眼角。
  外面的雷声还在响,云层里的电光一片接一片地炸起,雨幕连起天地,连片的高楼被虚化成一片朦胧的影。
  没有人知道那些动作是怎么发生的,在意识破开混沌清醒过来前先感觉到的是温暖。
  温暖的体温。
  彼此都在被另一个人的温度包围。
  在这十几平米的房间里,在隔绝了外物的这个空间里,对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比任何事物都更有存在感。
  ——完蛋了。
  执明悲哀地在心里刷过这句话。
  ——还不可以。
  慕容离放在执明的腰间的手微微动了动。
  “君が知らないいつかの仆になりたくて,仆が忘れたあの日の君に会ったんだ……”
  一直到执明的手机铃声响起,两个人才将这个意味不明的拥抱结束。
  执明拿着手机走到墙角打电话,慕容离则闭起眼睛将心里的某些悸动带着苦涩收回去。
  电话接完,所有不该有的暧昧情绪都被好好地收拾了起来,执明语气轻松地开口:“下大雨了,漫展推迟,所以就不用那么急收拾了。”
  他说着坐回到慕容离旁边的椅子上,撑着下巴,从侧面端详着慕容离的脸。
  而慕容离看着镜子,他自然是可以看见执明看着他的眼神和动作的。
  可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
  执明对他的无动于衷有些失望,他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不过他从来都是个乐天派,脑子里几个念头转过去,也很快释然。
  他拿起一个化妆刷在慕容离眼前晃了晃:“还没化完呢。”
  像某种倒带,一切都回到雷声中的那个拥抱前,不,应该是更早,回到这个房间门口的那个拥抱前,回到他们相遇之前,回到……对彼此产生妄想之前。
  给慕容离化好了妆,执明又对着镜子自食其力地开始化自己脸上的妆。相比于给慕容离化妆的小心翼翼,执明给自己化妆的动作可谓是大开大合无比大气,打底,扑粉,描眉,画眼线,整套动作做下来才用了十几分钟。
  化完妆后是穿衣服,戴假发套,漫长冗杂的一系列流程结束,镜子里站着的赫然便是鬼使黑与鬼使白,也再看不出原来两个人的影子。
  暴雨也适时停下,天气放晴,打开窗扑面都是雨后清新的空气,林雨桐和陵光包的车在九点钟时停在了执明家楼下。
  这场暴雨,不过是在人们的生活里打了一回酱油。
  慕容离坐进车子里时这样想着。
  
  注:君が知らないいつかの仆になりたくて
  想变回那个你还没有认识的我
  仆が忘れたあの日の君に会ったんだ
  然后再与忘了我的你相遇在那一天
   ——そらる《夕溜まりのしおり》

=======
啊这章真的写了好久,修修改改大概四五遍,你们看到的这个应该是第五稿了,写出来之后跟我写的第一遍稿完全是两个剧情走向啊啊啊啊
软软的声音好温柔啊啊啊啊啊
然后就是另一件重要的事了——
接下来的剧情我要按快进键了,但是我担保绝对不烂尾!!
因为老让大家等着这篇文更也不是办法,而且每次半个月写一章我都要把前面的剧情拾起来再看一遍也很耗时间,再加上另一边的新文我又真的超想尽全力去写的,因为是我一直都想写但是又不敢动的题材和类型,这次好不容易敢动笔,希望大家原谅我(哭唧唧)

清手机照片的时候清出来的……不记得是哪天的午饭了,只记得我没吃饱_(:3」∠❀)_

1/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