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哪一个的金世安

  
  
  金先生站在春华班戏台的边上,看见台上八十年后的白杨演着八十年前的白露生
  
  如叹如诉的昆曲哼吟,和着呜咽的箫声,婉婉转转地响在背景里
  
  他瞧着台上的金先生抚过白露生的脸,陷进回忆里的独白缓缓地颤了起来。
  
  台上的戏词念到结尾,背景的奏乐陡然高昂起来,吟哦的人声似断非断地歌着泣着
  
  白露生与白杨的声音交错着回响,一个悲戚,一个娇憨
  
  “我是哪一个的金世安”

…………靠啊被这一期虐得要死…………
好cv加上神后期,只有声音便是戏

http://www.missevan.com/sound/469307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