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三)

这也许……算是浴室梗?
 -------------------##
  执明那天到底是老老实实地做了卷子,他不笨不傻,只是对这一类事情实在不上心。慕容离稍微一点他就能举一反三,一个上午他便解决了三分之一的作业,后来又给管家看着,磨磨蹭蹭地在剩下的两天解决了余下的作业。
  虽然后来执明也有想过,但是到底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那天那么听话那么反常地做了一上午卷子。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呗,明天就开学了,今晚还是好好睡吧。
  执明翻了个身,两腿夹住被子,重新闭上眼睛。
  明天可以试着把阿离拉进社团去……脸长得那么好看不去cos就太浪费了……呼……
  窗外月光很好。
  慕容离带着一头冷汗醒过来,无意识地将手指伸进头发里顺了一把,带出一指头的潮冷气。背上也是凉的,摸了下睡衣,棉质布料已经湿透了。
  这个房间的浴室和隔壁执明房间的是共用的。他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九点半,执明应该还没睡吧,去洗澡应该不会太打扰他吧。
  他找了替换的睡衣,拉开浴室门进去冲洗。
  执明这时候刚刚入睡,睡得还不沉,迷迷糊糊地就被水声给吵醒了。
  他揉着眼睛爬起来,辨认出水声是从浴室传出来之后,想了想才走到浴室,打开外门进去,在磨砂的玻璃推拉门上敲了敲:“是房间的空调坏了么?”
  浴室门上慕容离的影子晃了下,然后有些空蒙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没有。”
  执明挠挠头:“那是怎么了?”
  慕容离在里面关了水龙头,声音变得清晰起来:“我吵到你了么?”
  执明嘿嘿笑:“没有没有,我还没睡着……你是不是想……做噩梦了?”
  慕容离拿着毛巾开始擦身上的水渍,过了几秒才回执明:“嗯。”
  水汽渐渐凝成水珠往下滴,磨砂玻璃上留下长长一道水痕。
  执明莫名地觉得嗓子有点干,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慕容离用浴巾围住腰,细长的身形隔着磨砂玻璃显得绰约而迷离。
  执明看他打算出去,连忙又敲了两下玻璃:“要不我陪你睡吧?做完噩梦有人陪感觉会好一点。”
  慕容离停了停,带着点儿无奈地说:“你怎么总想陪我睡?我有那么弱吗,没人陪就睡不着吗?”
  执明挠挠头:“啊……我有时候做噩梦就会叫管家来陪我睡,感觉就会好很多。”
  慕容离露出一个浅笑,隔着磨砂玻璃门朝他挥了挥手:“睡吧。”
  “晚安。”执明一直看着慕容离从另一边的推拉门走出去,这才躺回自己的床上。
  这个晚上接下来的时间里,慕容离睡得很安稳,没有再被噩梦侵扰,然而执明做了一晚上的梦。
  一晚上的……春梦。
  梦里边有浴室,有浴巾,还有一个看不清脸但是他就是知道长得很好看的人……
  这梦的暗示性,真是……难以名状。
  执明早上起来的时候看着内裤和床单简直要哭出来了。
  ……执明,你这个外貌协会简直没救了。
  ——不过,如果他知道他接下来连着做这个梦做了三天之后会是什么感觉呢?当然,这是后话了。

------------------##
“你是不是想……”这里执明咽下去的字是“家”。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