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七)


  “你要找兼职?”林雨桐吃惊地瞪大眼睛。
  “不是我啦,”执明心烦意乱地挠头,“是阿离,他昨天突然说要去做兼职……然后今天中午我偷偷去看了他兼职的地方——”
  他烦躁地抓了把脑袋,把下巴抵在长条桌沿上,一脸死鱼状:“那么乌烟瘴气的餐馆一点都不适合阿离!而且衣服特别丑!菜里放那么多辣椒,阿离就只端着餐盘眼睛都给熏红了!”
  “川菜馆吗?那……”
  “是湘菜馆……不过都没什么差。”
  林雨桐撑着下巴:“想想就觉得跟阿离气质不太合啊。”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叹出一口气。
  这时门却忽然闪开一道缝,陵光泥鳅一样地溜进来,做贼一样飞快地把门阖上,然后眼睛对着猫眼往外仔细瞧了瞧,这才松了口气坐到执明旁边。
  “你做什么了?怎么慌慌张张的……”林雨桐看着陵光额头上一层亮晶晶的汗珠,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还不是那个班主任,”陵光接过纸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叫什么孙子还是钳子的……”
  “噗——”执明不客气地笑出声:“你说的是公孙钤?”
  “管他公的孙子还是母的钳子呢,”陵光一扬手把纸巾投进垃圾桶,“我今天本来……”
  敲门声打断了陵光的抱怨,三个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那扇门。
  叩叩叩,叩叩叩。
  门外那人敲门的人倒是挺耐心的,一直保持着这种有节奏的敲门声。
  执明戳了戳陵光,坏笑道:“你说敲门的是公的孙子还是母的钳子啊?”
  陵光假啐了口:“啊呸……管他呢,我先去里屋躲躲。”
  林雨桐便起身笑吟吟地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真是公孙钤。
  “公孙老师?你怎么在这?”
  她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眉梢挑高,眼睛瞪大,仿佛真的没料到来人是公孙钤一般。
  公孙钤却不吃她这一套,径直走进了屋子:“行了,别装了,就你们这小样还想骗我呢!我看着陵光进来的,让他出来。”
  执明笑嘻嘻地倒了杯柠檬水递过来:“老师先喝杯柠檬水呗。你说陵光?我今天没见他啊。”
  公孙钤接过了水,在屋里四处逡巡的目光却顿在陵光藏身的那房间的门上:“陵光你出来吧,我看见你衣摆夹在门缝里了。”
  执明和林雨桐一惊同时望向那扇门——门缝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可是已经晚了,他们都听见有什么东西撞在那扇门上的声音了。
  “是老鼠!”执明忙不迭补救:“那个房间是放杂物的,很久没整理了,估计是进老师了吧。”
  “哦,是吗?”公孙钤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那正好,我家里也生了老鼠,今天刚去买了老鼠药,帮你们往房间里撒一些吧。”
  “呃……不麻烦老师了吧……”尴尬掩饰。
  “不麻烦,反正也是凑巧。”公孙钤笑眯眯地走到那扇门前面。
  执明在心里骂了一句,那个房间他刚才进去了一次,因为偷懒,钥匙直接插在锁眼上也没有叭,陵光进去的急自然也没想过拔,这下倒是便宜了这个老狐狸。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