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八)

 总算让阿离回来了 
——————————~
        公孙钤笑眯眯地扭开了房门——
  里面……没人?!
  执明和林雨桐暗暗松了口气。
  这口气一松,执明那点坏心眼就冒了出来,他暗搓搓地凑到公孙面前,说道:“老师,你的老鼠药呢?”
  公孙钤眯了眯眼睛,嘴角的弧度倒是半分没变:“这儿呢。”
  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小袋不明物体,白色的小袋,袋子是无纺布的材质,一没品名二没商标,里面隐隐透出来的黑色物质倒是很可疑。
  “……老师你用三无产品啊?”执明盯了半天问道。
  公孙钤神神道道地把那一小包东西放在执明手上,转身就朝门口走去:“药不可貌相。”
  乖乖牌林雨桐老老实实出门去送他。
  等到门关了好一会,执明这才从那无纺布装的小包上闻出了熟悉的茶叶香味。
  “……什么药不可貌相啊,明明就是个最普通的茶包。”
  ……居然还差点就信了。
  执明咽下这句话。
  陵光这时才从窗户外面翻进来,紫色夹不规则白色几何图案的衬衫在夕阳底下一晃,因为逆着光而模糊了的面容竟然显出一种特异的成熟感。
  执明随手把那个茶包丢在桌上,面朝陵光:“你还没说完你跟那个公的孙子母的钳子有什么事呢吧?”
  陵光一脸受气样地坐到执明旁边:“就是喝酒的时候给他看见了呗。”
  执明扭头就给了他一个爆栗:“又喝酒?!你还未成年呢!”
  陵光敏捷地往后一闪,谁知幅度不够还是没闪过执明那一个爆栗,当即痛的眼泪都冒了出来:“很疼啊喂!”
  “谁让你又去喝酒的!越喝越没脑子!”
  “你管我啊!”陵光恶狠狠地踹了一脚执明的凳角。
  执明也有些恼了,他坐直了身体,冷笑着道:“是啊,没了裘振谁还管得了你!”
  陵光脸上的血色唰地一下褪了个干净,林雨桐刚从外面走回来就看见两个人对峙的场面。
  执明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他们这伙从小玩到大的人里边,有哪个不知道裘振在陵光面前就是个提都不能提的禁词。
  但是他又拉不下脸去道歉,于是气氛就那么僵着。
  陵光低着头站起身,默不作声地出了门。
  执明动了动脚尖最后还是留在原地。
  ——都冷静冷静吧。
  
  ◆
  
  这件事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执明一整个晚上都没在状态上。
  虽然没有直接软趴趴地靠在椅背上,但是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明显让人感觉到他没有精神,肩膀垮下去,脑袋微微歪斜着,眼睛盯着试题卷上的某个位置,眼皮时不时神经质地跳动一下。
  慕容离默不作声地看在眼里,题目讲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半垂着眼睛地看着不知道魂飘到哪儿去的执明。
    执明无焦距的目光从慕容离身上扫过,半晌后又迟钝地扫回来,惊醒般地问道:“讲到哪里了?”
  慕容离抬手,葱头一般细白的指尖戳在试卷天头的空白处。
  执明茫然地看看慕容离的手指头,又抬起头看看慕容离鸦羽一般乌黑的眼睫下浅棕色的瞳孔。
  灯光下,好像会发光呢,那么浅的瞳色。
  执明恍恍惚惚地想。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