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二)

一起睡Ծ ̮ Ծ###

  两个人在德克士吃饭的时候,正巧目睹了一对情侣和好的过程。
  被迫吃了一嘴狗粮的同时,执明和慕容离似乎也悟到了一点道歉的方式。
  “直接说对不起……好像也没有掉面子?”
  “还送了赔罪礼物。”
  “那……要去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堵陵光吗?”
  “直接去教室或者陵光家里不是更容易找到?”
  “说的也是……那送什么礼物?”
  “要看陵光喜欢什么还有缺什么。”
  “国庆节漫展还有半个月,他想穿晴明套去,但是网购的扇子太渣……”
  “知道他缺什么不是很好办吗?”
  “……不……他磨了我很久我都没有答应……就是因为,我自己做的话好肉疼啊……”
  “???”
  “T^T……”
  
  ————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慕容离就亲眼看着执明怎样惨无人道地被各种cos制作原始材料折磨。
  晴明在阴阳师中的扇子是把十骨扇,主要由三部分构成,黑色扇骨,彩绘扇面,深蓝扇坠。
  扇坠是最好解决的了,宝蓝色的玉线在执明的手里跟活的一样,扭曲缠绕收紧,最后再搭上珠子和流苏,搞定!
  然后是扇骨,为了保证扇骨的质感,两个人跑遍了半个城市才找到一个有做竹木扇骨的店家,跟店家磨了很久才答应在一个星期内做出来。
  最后是扇面,因为店家只答应了做扇骨,扇面什么的还要他们亲手来画。白色的绢面要先做旧,用红茶水一遍一遍地染,裁扇面裁的小心翼翼,画扇面画的更是小心翼翼,慕容离站在一边看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难怪执明说的时候那么咬牙切齿了。
  慕容离把两个人合力完成的扇面在桌面上摊好,又把旁边乱七八糟的一堆工具收拾好,回过头来一看,执明已经躺在床上打起呼噜来了。
  他看了眼床头上的闹钟,已经十点了……他兼职到八点半才回家,之前的时间执明就一直在忙,到这会儿也是累坏他了吧……还是不叫他回房睡了吧。
  执明躺着的姿势四仰八叉,睡衣t恤的下摆往上翻着,露出肚脐和小腹上隐隐约约的肌肉线条。慕容离有点嫉妒地把他的t恤下摆拉回去,把他的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伸手把夏天盖的薄被子拉过来给他分了半边,又找到空调遥控器设定好温度,这才关了灯在执明身边躺下。
  可这一晚睡的并不安稳,慕容离睡眠向来浅,到半夜的时候就开始觉得热,睁眼一看,执明半个人都压在他身上,胳膊啊腿啊能往他身上缠的部位全都缠了过来……
  他黑着脸把执明推开,挪开执明右手的时候还觉得头皮一痛——那只手不知怎么地还揪着他一缕头发。
  ……刚来那几天没答应他跟他一起睡真是太庆幸了。
  慕容离往床的另一侧挪了挪,再次闭上眼睛。
  没过一会儿,他就又醒了,好死不死的,执明又开始磨牙咽口水……
  慕容离气咻咻地给了执明后背一巴掌……但是执明睡得跟猪一样,哼唧了一声就又睡了过去。
  慕容离咬牙切齿地再度躺下,深呼吸了几下后,听执明那边也没什么动静,这才终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明,慕容离睁眼看见窗前的阳光的时候还庆幸地舒了一口长气,谁知他稍微一动就察觉到了后腰上抵着的硬物。
  他身体一僵,呼到一半的那口长气就这么梗在了喉咙里,不上又不下,憋的他脸都红了起来。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