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三)

  慕容离飞快地起了床,从衣柜里找了衣服到卫生间换好,洗了脸刷了牙,收拾了书包,最后正拿着桌面上晾干的扇面看的时候,执明这才顶着一头往四面八方自由伸展的呆毛从床上爬起来。
  “嗯……阿离……几点了?”
  早晨刚醒的时候声带还没打开,执明说这话的时候口齿不甚清晰,还带了点似有若无的鼻音,他还处在变声期,声音正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带着难言的磁性,慕容离莫名就被这声音勾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不动声色地放下手里的扇面,远远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答道:“七点零六。”
  只听“咚”地一声,执明又倒回了床中,慕容离在书桌边只模模糊糊听到他嘟囔着:“……好早……半个小时……”
  哦,好早,再睡半个小时。
  慕容离背上书包说了声:“我上学去了。”
  执明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嗯”了一长声,三秒后又“腾”地一下爬起来:“诶诶诶诶……等等我!我们一起!”
  慕容离靠在门口,默不作声地看着执明在五分钟内刷了牙洗了脸,背上书包之后还记得把自己的一头呆毛顺了顺(当然还是没什么卵用╮(╯-╰)╭)。
  去学校的路上慕容离异常地沉默,执明话痨状地提了十来个话题都没得到回应,这才迟钝地感觉到他可能是生气了。
  之所以要加上“可能”这个表示怀疑的词呢,那是因为他平时找话跟慕容离说的时候,也基本上是得不到除了“嗯”或者点头之外的回应的。
  于是执明就开始回忆自己有哪里做的不好惹到了慕容离,昨天晚上画扇面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早上起床也没什么……不对,昨天居然是睡在阿离房间的?!
  他偷眼瞄了瞄慕容离,阿离之前不是死活不和自己一块睡的?
  (喂……脑补过度了吧,“死活”这个程度形容词是你臆想出来的吧?明明是你死活想跟阿离睡,阿离一直高冷拒绝你才对吧!)
  好不容易和阿离一起睡了……居然没抓紧机会好好抚慰他孤单寂寞的心灵……等等!我睡相没有很糟吧!之前和管家睡的时候管家说我睡相还不错的呢!(那时候执宝宝你才几岁啊,小学生睡相再差还能翻出成年人,尤其管家这种全能保姆型人物的承受范围?)
  那是什么问题……
  起床的时候好像还有什么不对?
  哦哦哦……今天早上……那个啥……晨勃了好像……
  (……执明你这七拐八扭的脑回路竟然还能想到这……不错了已经……)
  他又偷眼瞄了瞄慕容离,慕容离终于不堪他这一路上都这么偷瞄来偷瞄去的眼神,眼珠子微微一动,从眼角处分出了一道有些嫌弃的眼神给执明。
  执明还没捕捉到他这眼神的深意就着急忙慌地收回了偷瞄的目光。
  慕容离继续目视前方,瞥见十字路口转红的交通信号灯,顺势将脚步停下。
  执明却假装过了头,一脚踩上斑马线的时候才被身边的慕容离飞快挡下,好险躲过了一辆满载蔬菜水果的电动车。
  
~~~
跪着给各位大佬解释为啥这么长时间没填坑T^T
因为蠢松子仁在“豆腐”有另外一个在完结中的原耽文……所以前面大半个寒假都在忙着填那边的坑……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我也确实……是犯懒了233333333

2017-02-04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