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四)

剩下的路程异常的沉默,执明也知道慕容离的脾气,他不想说话的时候再怎么缠都是没用的,还不如省下那点往外秃噜废话的时间想想怎么哄好了。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用“哄”这个词?

走进教室的前一秒,执明莫名踉跄了一下。

陵光这天破天荒没有逃课,两人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他一脸不情愿地抱着课本和笔袋一趟一趟地往前面第三排走。

执明坐第四排,窥探的目光被陵光撞了个正着,不过陵光只是面无表情地目光从执明身上挪了开去。

执明咬着笔杆子心不在焉地翻开语文课本,心里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又咸又酸又涩又苦。

已经在陵光这边欠了个道歉,谁知转个身又把阿离给得罪了……流年不利啊。

 

——*——

 

一上午执明和慕容离都没怎么说话,也许这只是执明单方面认为的冷战,毕竟慕容离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对于不与执明说话的不适。

中午慕容离去学校附近的湘菜馆打工,执明坐在窗边咬着笔杆悲春伤秋,把窗台上不知谁养的一盆迷你的仙人球戳得满身都是黑色的油墨,中途笔盖还从窗台掉了下去,正砸在路过的某个同学身上,惹来一句不满的脏话。

执明扫兴地坐回到座位上,捏着手里的笔在纸上乱划,过一会儿又不满地连笔带纸一起丢进桌边的小垃圾桶里,趴在胳膊上叹出一口长气。

好烦啊。

下午是数学课,老师讲立体几何,翻来覆去的透视立方体再加上纵横交错的无数线条,搅得执明的脑子都成了一锅乱麻。

偏偏身为数学老师又盯上了执明的公孙钤又开始搞事情,他讲完了一道题又在黑板上那几何体上添了一条线出了另外一道题,三分钟思考时间一过就指名道姓地让执明上台解答。

执明低着头翻了个大白眼,慢腾腾地站起身,正想说“不会”就见慕容离默默地把草稿本往他这边推了推,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勾股定理”“三角形90º,180º”……

他其实连题都没看,但他就因为慕容离这几个字而莫名有信心地离开了座位,飘上讲台拿了粉笔才开始认真地读题,然后结合慕容离提示的那几个定理,居然稀里糊涂地就把题给解了出来。

公孙钤笑着夸了他两句,他在掌声里飘回座位——

刚才我怎么做出来的?

他坐在位子上定了定神,侧头向慕容离轻轻道了声谢。

慕容离看他一眼,停下指尖转动的笔,低声回他:“好好听课。”

执明盯着黑板,脑子却好像还响在刚才那阵掌声里。

……上一次当堂解题还被老师夸奖同学鼓掌,好像是在小学五六年级了。

 

——*——

 

晚上两个人一起做作业的时候,执明忽然很认真地问了慕容离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那么认真那么努力地学习呢?”

慕容离演算题目的笔尖顿了下又再度动起来:“等我这题写完。”

执明就撑着下巴目光有些迷茫地看着慕容离做题。

日光灯发出泛白的光,照的慕容离整个人颜色都浅了一个色度,白皮肤显得更白,黑头发却像笼了层雾或纱,整个人都有些飘茫的味道。

慕容离终于把题写完,抬起头来看着执明:“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