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五)

执明往后一仰,双臂交叉枕在脑后,声音空空的:“我也不知道……突然想到,就问了。”

慕容离用食指一下一下蹭着课本边缘,半晌才开口:“这种事……你突然问我理由,我也不知道……”

“小时候,学习很努力只是为了老师家长的表扬,身边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因为你想吃糖,想要奖励,这些东西的条件就是你要做一些让大人满意的事,而好好学习就是其中的一项。

“后来再大一些,开始有好胜心,学的那么努力也不过是为了能在和同学朋友说话时有那么一点,骄傲吧。

“至于后来,读的书多一些,我父母……那时候我家的生意做得很好,他们也带我去过公司里,大概那个时候才有了一点隐隐约约的概念,读书,考大学,拿毕业证书,最后能有一份工作保证生活……

“我爸爸那时和我说过一段话,具体是什么不太记得了,大概意思是,我和那些坐在写字楼里工作的人也不一样,我的起点比他们高一些,但是我的未来还是要靠我自己。那时候我已经初中了,心态也开始有一点叛逆,我爸妈和我说话已经不太把我看作一个孩子了,而是会和我商量讨论一些问题,看看我能不能自己拿主意……那天谈话到最后他说让我好好想想自己的将来。

“其实‘将来’这个词这么大,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完完整整地把它算出来,但是那时,我想了很久,而且……一直到现在,我都没能想出我的‘将来’。”

慕容离这段话说的断断续续,也没有什么明确的主题,尤其说到他父母时,语句便不自觉地有些错乱,但执明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听得很是认真。

没人说话,房间里寂静地只剩下墙上挂钟滴滴答答的细小声音。

过了会儿,执明突然拉着凳子走到慕容离身旁,伸出一只胳膊绕过他脖颈搭在另一边肩上,安慰似地拍了拍,没头没脑地来了句:“以后还有我呢。”

慕容离被他这一按只觉得莫名心悸,他方才还陷在对已亡父母的想念和对现实的怨怼情绪里,周身都冷得像是跌在冰天雪地里,几乎要发起抖来,可执明按在他肩上的手像带着滚滚的热流,顺肩头一路淌进心窝,虽然只是这么一双手,这么一句话,却让他从内到外都暖了起来。

门被敲响,管家端了切好的冰西瓜过来,执明接过来放在书桌上,拿着一块一边啃一边继续之前的话题:“我从来都没想过什么将来,什么以后。

“你来这么久也没见过我爸妈是吧,他们都在美国,打理生意顺带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一年回来的次数不超过三趟,所以我打小都是一个人住的。

“陵光我们是发小,从小就一块玩的,他和我相反的,父母管得太严所以很是叛逆,而且……他之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不过他的事说起来又很长,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先跟你说我自己。

“上次你说我‘混吃等死’,其实也没说错,我没想过生计的问题,因为从来没有必要去想,在这个家里,没人管束,我要什么有什么,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除了没人陪其实我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习惯了这种生活之后,我当然就会觉得理所当然,那么我努力不努力,不管是学习方面还是别的什么方面,其实都没什么两样,所以也就从来都没想过我是不是‘混吃等死’,或者将来要如何之类的问题。”

他伸长了胳膊把手里的西瓜皮甩进垃圾桶,拿纸巾擦了手,眼睛看着天花板的一个角接着又说:“但是今天下午去做那道数学题的时候,我突然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无意识地砸了下嘴,皱着眉想怎么形容那种感觉,想了半天才又憋出来一个词:“飘,就是感觉很飘。”

“就和我每次出去玩cos时的感觉类似,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但是又不太一样,玩cos的时候那些人关注我只是因为我穿的奇怪,或者我扮演了一个他们喜欢的虚拟的人,也就是说他们关注的不是我本身,但是……”

“今天去解那道题,虽然我看了你在纸上写的那几个定理,但我之前其实没怎么听课,我都不清楚那道题是什么,上去了之后才开始认真读题,也可能是借助了你的定理,我最后居然还解了出来,之后那种被所有人都看着的感觉,真的弄得我,我有一点飘……”

执明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他揉着自己本来就乱的头发,一边笑一边带着点不好意思地看慕容离,然后他又道:“我好像有点知道为什么要去那么努力地学习了。”

慕容离小口小口地啃着手上的西瓜,动作优雅,嘴角几乎都没沾上什么西瓜汁。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