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六)

过了两天,执明定的扇骨也到了,扇面早早就晾好了,往上一粘再将扇坠挂上,扇子便正式做好了。去道歉的那天早上执明还专门去了小礼品店找了个盒子把扇子包好,才有些小忐忑地去找陵光赔罪道歉。

陵光见几天都不同他说话的执明给他礼物还有几分惊愕,不过听了执明的解释和道歉也不过调笑了他几句便重归于好。

大概少年人的心思总是这样,嬉笑怒骂,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就是隔了夜的仇一笑也能泯去。

执明自那晚与慕容离谈心之后对待学习与上课似乎也上心了些,不过也仅限于有限的几科,语文英语这种费时费力又难见成效的学科他还是照原样,以及格为目标,丝毫不考虑其他方面的东西。

慕容离还是原样,待人接物仍是那么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只是与执明在一块时像是多添了几分笑意,整个人都像是在往外发着微光。

九月便这样飞快地过去了。

十一长假的时候,天气开始转凉,秋风携着边缘泛黄的叶子往马路牙子飘,早上只穿一件T恤已经不够抵御带露水的风和空气。

十一当天也是国内各大城市会举办漫展的时间,执明早提前了好些天跟慕容离软磨硬泡,还先斩后奏地去跟慕容离打工的湘菜馆请了假,最终慕容离还是败下阵来,跟着执明去了漫展。

而在去漫展之前,执明所在的那个由三个人,不,慕容离被强制入团后就变作了四人组成的小小社团,还为着这次漫展究竟穿什么而争吵了好些时候,最后以两票赞成一票反对一票弃权的结果敲定了最后出装的是《阴阳师》中的角色。

陵光因为早已入了晴明装,便不必纠结衣饰的问题,林雨桐挑挑拣拣地选了花鸟卷,最后还别有用心地给没怎么玩这个游戏的执明和慕容离推荐了鬼使黑和鬼使白这两个角色。

执明去百度了鬼使黑和鬼使白这两个游戏角色的时候,自然是发现了某些不可言之于人的东西,就算他纵横漫圈多年也还是被那些东西臊得看见慕容离就犯尴尬症,不明真相的慕容离翻电脑上浏览记录的时候,一不小心便看见了上面一溜的标题为“鬼使黑和鬼使白不可不说的故事”的网页,出于好奇顺手点进去的他更是被里面的东西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而木已成舟,这类衣服以往总要等定制,可巧他们买的时候就刚好有现货,两套衣服早就在林雨桐的忽悠里下了订单买了单,等两个人都发现“鬼使黑与鬼使白不得不说的故事”的时候,那两套衣服都已经乘着航空快递飞往他们所在的城市,再加上离十一也没有多少天了,就是想退单换衣服也来不及了。

于是拆包裹的那天,执明和慕容离各自抱着自己的那套衣服,竟是一句话没说地就回了各自的房间。

这特么让他们怎么直视对方啊?

==
呀……想在开新坑前把这个完结掉,所以往后节奏会快一点,不会这么慢腾腾的了_(:з」∠)_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