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七)

国庆节的那天天气并不是太好,慕容离早上六点钟醒来拉开了窗帘就看见了漫天的阴云,还没有下雨,可那大片大片的压在城市上空的的云朵中似乎随时都能泼出瓢泼般的大雨。

那天已经说好了早上八点要到“基地”集合,衣服就直接换上,化妆也要自己搞定——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装要出,换好了那么累赘繁琐的衣服要帮别人也很不方便,而他也不太会穿这样的衣服,只能等着执明收拾好了再来帮他。

他坐在床边发了会儿呆,不太想背书,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好做,他索性把床头放着的那套鬼使白的衣服拿过来放在膝上仔细地又看了看。

平心而论,如果抛开某些让人尴尬的话题来说,这套衣服他还是很喜欢的,素净的白辅以浓烈的红,对比很鲜明的两种颜色让这套衣服素净而不显得单调,反而有另一种抓人眼球的视觉冲击感。

况且他素来就是喜欢红与白相配的色系的,他抚平狩衣下摆的褶皱,手指搁在渐变的红色图案上,心里明明空空荡荡,却又隐隐生出些不知何处来的怅惘和恐惧。

为什么?

 

—*—

 

执明蹲在隔壁房间的床上动作激烈地在平板上敲字,直长的剑眉倒竖着,一脸的烦躁和戾气几乎要透到网络那头去。

过了会儿,他又气势汹汹地把平板倒扣着往被子里一摔,自己也就势仰着脑袋倒了下去,狠狠地抓了把自己头发,然后莫名地叹出了一口长气。

他平时是绝不会起得这么早的,但是今天凌晨三点的时候他莫名地就醒了过来,没做噩梦,也没有被手机或平板硌疼,周围更没有什么大的足以惊醒他的声音。

那个时候是一天中最寂静的时间了,他躺在床上,听着自己的心脏跳动着的声音,睁着眼愣怔了好长时间,接着开了手机和平板翻了翻自己常逛的软件和网站,最后反而兴致缺缺地把手机和平板都又丢到一边去。

他枕着手在床上翻来覆去,被褥窸窣窸窣响着的声音令他想起厨娘在厨房煎蛋时的声音——照他翻滚的这频率,他自己似乎也快要熟了。

他抓着头发腾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鬼使神差地下了床,偷偷摸摸地顺着两个房间共用的浴室摸到了隔壁——

但是他什么也没做,他在慕容离房间那面的玻璃推拉门前停下了脚步,然后莫名其妙地在那蹲了一二十分钟。

他在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三更半夜莫名其妙偷偷摸摸地往慕容离房间里跑。

三更半夜、莫名其妙、偷偷摸摸。

最后他蹲到了两条腿都麻掉的时候,还是没有想出个答案来。

接着就到了早上,他还是忍不住跟人求助了。

这大概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不耻下问。

但是他今天特别讨厌他这个优点。

因为他问的每个人都回了他同一个词——“JQ”。

这个词的两个意思他哪一个都不想知道好吗?!

但是已经快要七点了。

 

==

话说……有童鞋想到浴室的这个用法没?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