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障(十九)

  给慕容离化妆的过程对执明来说简直称得上心惊胆战,短短二十分钟他就已经觉得自己后背湿了一大块。
  前面上底妆的时候,执明就已经快被长时间的皮肤接触搞疯了,后面描眉画眼线的步骤就更是能让他彻底疯掉。
  阿离的眉毛很好看。
  阿离的眼睛很好看。
  在他手指底下敏感到微微颤抖着的睫毛更是好看到让他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口水。
  画眼线的笔尖抖了好几次,肾上腺素似乎在不断地分泌,胸腔里的那颗心脏跳动到他觉得自己下一秒自己就能倒在地上晕过去。
  后来执明想起这天的这种感觉,他都在想,自己的身体,会有那种莫名其妙生出的战栗和兴奋感,说不定都是因为自己那先于意识醒悟和成熟的分泌系统,不顾他那还蒙昧着的思维,对着他眼前安静坐着的那个人,把积攒了很多年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一股脑地释放了出来。
  而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战栗感的,不止执明一个人。
  有很多的东西,都是在人们无知无觉的时候开始酝酿,积攒,发酵,完成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变,而一直到质变的那一瞬间,人们才会骤然察觉。
  怎么回事?
  是这样吗?
  为什么?
  ……
  慕容离控制不住自己不停颤着的睫毛。
  执明的手,在他脸上不停地游移,闭着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触觉却被放大了很多蓓。
  光滑的、生有细小螺纹的指尖,蘸有滑腻的液体或膏体,在他脸上辗转来回,冰凉的眉笔和眼线笔画在皮肤上有轻微的痒意。
  他居然很紧张。
  然后执明叫他睁开眼睛,凑到离他眼睛很近很近的地方。
  他控制不住地颤动眼皮和睫毛,执明伸出两根指头撑住他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给他修饰下眼睑线条。
  脸上的温度在不停地攀升,他突然很想把执明的手拽下去然后把他整个人都推出门外去。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和执明呆在同一个屋子里待不下去。
  他想去按住胸口,里面的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太过响亮,执明会听见的吧……
  从几天前只要见到执明就开始出现的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不想看到他。
  想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从头到脚都包的严严实实,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要有一分一秒和他呆在一起。
  一直到很久之后,久到他和执明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的时候,他和执明以一种玩笑的心态地提起这一天,他才明白,原来那种感觉,叫做恼羞成怒。
  可是,他的身边,到处都是执明的痕迹。
  执明家的屋子,执明洗过澡或者将要洗澡的浴室,执明上课时蹭到他胳膊的肘部,执明写作业时轻声读题的声音,执明拥抱过他的门口……
  到处都是。
  像天罗地网,他带着这一种想躲开的情绪,却无处可逃。
  
  ——
  
  执明拿手指沾了些口红,伸手轻轻蹭在慕容离的嘴唇内侧。
  用的明明不是很明艳的唇色,偏于浅,偏于阴暗,执明却觉得自己的手心下一秒就能滴出豆大的汗珠来。
  窗外一声惊雷,哗啦啦的暴雨不客气地倾泻而下。

————————
我是听着《君恋し》这首歌写的这一章_(:з」∠)_
突然发现……书名可以简称为这两个字“执障”
还有就是……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看了严歌苓的《扶桑》,主要是抄笔记抄的有点久,受那本书的影响有点大……可能这一章不是很像之前的风格……求不喷_(:з」∠)_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