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障(完结)

BGM:SOARA《旅立ちのエール》

  漫展很平淡地过去了。
  国庆过去之后,渐浓的秋天气息也越来越容易被人们所察觉,出门在外穿的t恤换了长袖,卫衣外还要再加一件外套。
  执明在有一天路过一家商店的橱窗时看中了一条黑白条纹的围巾,莫名其妙地买了下来,又鬼使神差地假借中秋礼物的名义送给了慕容离。
  第二天早上他就看见慕容离围上了。
  还为此高兴了好一会。
  两个人像是有了什么心照不宣的秘密一般,平日里的交流还是像往常一般,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上课被提问会帮忙打掩护,偶尔去秘密基地参与一群人的小小茶话会……只是避免对视,避免谈心,避免任何有可能使这种平衡打破的任何举动。
  ……
  “中午的糖醋排骨很好吃啊。”
  “嗯,可惜阿姨做得太多了最后都没有吃完。”
  “对啊,不过我已经饱得再也吃不下去了,啊……好撑……”
  ……
  “阿嚏!阿嚏!”
  “……喏,先喝了这杯感冒灵吧。”
  “呼!谢了啊……昨天晚上睡觉又不小心把被子踢下去了啊……啊嚏!”
  ……
  “啊——终——于——做完了~好困,我回房间睡了啊!”
  “睡前记得把被子角掖好。”
  “放心啦!我知道的~”
  ……
  习以为常的,绝对安全的对话。
  但在这些对话下,跳动的又是怎样的一颗心脏呢?
  或者说,偶尔在课桌底下牵在一起的手指,是什么意思呢?
  时间像飞梭一般地转动着,几个月的时间在回忆中变成走马灯上转动的影像,白雪纷纷扬扬地落下,将这城市粉饰成一个表面平静的白色世界。
  年关将近,在外面逍遥了一整年的执明父母终于回了一趟家,执明的母亲见到慕容离的第一句话竟然和执明第一次见到慕容离时说的一模一样:“你长的真好看!”
  慕容离准备好的一腔“阿姨好”“阿姨坐飞机累了吧”之类的话瞬间都被掐死在了肚子里。
  执明父母也不过在家呆过了十多天,守过除夕,等过初七,连元宵都不等就又飞回了美国。
  “他们本来就是这样啊。”在机场外看着飞机从天空中划过的时候,执明没回头地这样回答慕容离。
  慕容离忽然意识到,那么开朗那么阳光的执明,心里其实也有着独属于他的难过与惆怅。
  只是都被藏得好好的罢了。
  元宵节的灯会,整个城市都欢喜起来的夜晚,不知是谁先绕进在灯光照不到的昏暗小巷里,也不知是谁先贴上对方献上唇舌,交换第一次的亲吻。
  谁都没有道明心意,昏暗中只有先后响起的彼此的声音——
  “等我……”
  “……我等你。”
  暗示明示的五个字,预订的心意和结局,只不过是在等时间给一个契机。
  高三毕业的同学聚会上,抛却了学习压力的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喝酒起哄搞事情,小游戏里不小心输掉的执明和慕容离,被一帮平时隐藏至深的的腐女起着哄玩pocky饼干的梗,要多忍耐多克制才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真的唇舌交叠。
  大一大二大三,没有考进同一个学校但却同在一个城市的两个人,有规律的见面,依然是日常到不能更日常的对话,平淡到不能更平淡的相处,最后止歇于一个欲求不满的亲吻。
  彼此都熟知对方的忍耐,熟知对方的煎熬,但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纸。
  还没到时候,还不可以。
  直到——
  九月份的有一天,慕容离主动打电话约他出去,从车水马龙喧嚣着的路口,步行着走进这城市的某个小区,掏了钥匙开门进去的慕容离,笑着拿出另外一把钥匙,很认真地对执明说:“谢谢你等我,这么多年。”
  那一定是执明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了。

【The End】

————-——

——-----————

可能会有宝宝认为我还是烂尾了吧……但是这真的是我最喜欢的文风,以及最快的的结局方式了,带有一点意识流的味道,只是可能时间跨度大了点,没有更详细的过程真的抱歉,但我想我真的没有精力了

QQ群的群号,616380354敲门砖:松陵散人,好歹陪我写完了这一个故事呢,有兴趣的就加一下吧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