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执明你个智障(十)

  向阿离求助了之后还是没找到解决办法,执明最后决定暂时把跟陵光和解这件事押后,但是天不遂人愿,第二天中午最后一节的自习课上课铃刚响起他就被班主任拎了出去。
  执明本来还莫名其妙,但是公孙钤一开口就问他昨天下午陵光出了什么事,执明稍微一想就猜出来了事情的经过:陵光一时意气跑出了门,没多远就碰上了还没走远的公孙钤。
  “没什么啊。”执明当然不会愿意把自己的事情说给一个不熟的人听。
  公孙钤挑了挑眉,食中二指夹着的笔飞快转动:“没什么陵光会是那副表情?垂头丧脸,要哭不哭,跟丢了魂一样,这要还没事我就跟你姓。”
  执明翻了个白眼,压着嘴角口气吊儿郎当地回了句:“这关您什么事啊?我们哥们儿就吵个架还得跟您报备?”
  “吵架是不关我事,但是学生的心理状况,”公孙钤微微一笑:“是班主任必须时刻关注的责任。”
  执明张了张嘴正准备继续反驳,就被公孙钤打断:“更何况,陵光迟到旷课……喝酒,这些事,他父母——不知道吧?”
  执明愤愤地闭上嘴,绷着脸把头别到一边。
  哼!老狐狸!就知道威胁小爷!
  
  ◆
  
  执明臭着脸坐回座位,一个人坐着生了几分钟闷气见没人搭理他,又朝慕容离那边蹭了蹭,把桌子上一支笔挤掉了下去。
  慕容离心里好笑,却还是弯腰捡起了那根笔,偏头问了句:“怎么了?”
  他语气还是惯常的清清冷冷平平淡淡,执明却跟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哗啦啦地往外倒苦水:“公孙钤那个老狐狸他居然威胁我BALABALA……”
  慕容离微微侧着头,手下不停地在草稿纸上演算答案,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执明吐槽,从后面两个人的背影无比和谐。
  “……他真的特别鸡婆,从陵光家住哪个小区几楼几栋问到喜欢吃肯德基还是喜欢吃麦当劳……简直了!”
  慕容离顿住了笔尖,侧头问执明:“麦当劳和肯德基……有什么区别吗?”
  执明摊手:“快餐店能有什么区别?也就一个是字母一个是老头子而已!”
  慕容离撑住了下巴,目光幽远:“我都没有吃过。”
  “啊?怎么会?”
  慕容离轻飘飘扫了执明一眼又收回目光:“我爸妈不让。”
  执明被他那一眼扫得心脏乱跳,殷殷勤勤欢欢喜喜地凑了过来:“我带你去吃!”
  慕容离轻轻点了点头。
  

评论(4)

热度(21)